紅鴉成長日記 (3)

Contact Author
no-image-2989

營外傳來布伊嬤嬤的聲音,「阿干洛,博多.魯爾求見﹗」
「進來吧﹗」格齊看著桌上的地圖,頭也不抬的喊道。
「阿干洛,上一個月派往舜獻貢品的騎勇回來了,要出去迎接嗎?」格齊的好兄弟兼好助手魯爾進來了,馬上報告:「這一次,我們的好兄弟圓錄可不負眾望,帶回來了很多舜國的賞賜。」
這時,格齊才抬頭看著魯爾,若有所思的說:「新繼位的舜王給我們賞賜了?」
「而且很多,不止我們,其他三個部族也得到大量的賞賜。」魯爾開心的笑道。終於,他們不用再年復年的白白給人送錢去,總算是有點東西能換回來了,大家的努力也有點回饋了。
「好,我們去看看。」格齊這就和魯爾一起領著十多位騎勇策馬奔馳前去迎接獻貢隊。
「阿干洛﹗」遠遠看到格齊的圓錄亢奮的大喊道,「我帶著舜國賞賜回來了﹗」話才說完,策馬的圓錄也來到格齊的面前了。他一躍下馬,單膝跪地,激動的說:「這一次,我終於沒讓族人的汗水白流,帶著族人努力的成果換來舜國賞賜回來了。」
「好,幹得好﹗」格齊看著一車又一車的賞賜到達,也感動了,淚在眼眶打轉。這一回,終於遇上一個好的舜王了。自格齊懂事以來,就年年看著自己族的獻貢隊一車又一車堆得滿滿的貢品送往舜國,然後卻只有空車一一跟著獻貢隊回來。
「這裡有一車女性用的裝飾品,一共二十套,當中有金器、玉器、各種寶石,全是舜國宮廷名匠出品的。」圓錄領著格齊來到第一輛到達的馬車前,打開其中一個錦箱,裡面是一套以藍寶石作點綴的銀器,以花為主題打造的頭冠、手鐲、項圈及腰飾。手功極致細膩、閃亮的銀器,訴說著自己的身價不菲亦顯示了舜國送禮的誠意。
「好,很好﹗」格齊滿意的合上錦箱,一躍上馬,大聲的朝著獻貢隊宣佈:「今晚我們要舉辦盛大的歡迎會,迎接勞苦功高的你們,同胞們,辛苦你們了﹗」說罷就回轉馬兒,往部落策馬歸去。
回到營裡,三位兄弟高興的喝著羊奶酒,圓錄一直說著在舜國宮廷裡受到的待遇和之前有多大不同,魯爾和格齊就一直聽著、附和著。
等圓錄說完了,格齊終於也正色的問:「這一次的賞賜裡有什麼?」
「有兩車共五十匹上等綢緞、一車黃金、一車銀器玉皿、一車女性用飾品、一車茶葉、一車穀物、一車配種用的中原禽畜、一車種子和一車稀寶珍品。」
「好,真的是太好了﹗兄弟,我先讓你們自己挑選自己想要賞品,然後除了黃金之外,其他統統給族人分了吧。」
「謝阿干洛﹗」魯爾和圓錄這就帶著微醉退出格齊的營帳。
格齊今天晚上也格外開心,吃很多,也喝醉了。他一拐一撞的終於來到床舖,一掀開被就窩進去。
「阿干洛…」還在床舖裡的紅鴉早就醒來了,只是,格齊叫她暖床,沒他的吩咐,她不敢離開床舖。「阿干洛?」格齊沒有反應,像是熟睡了。紅鴉掙扎著,想擺脫壓著她半邊身的格齊,離開床舖,卻忽然被人一手圈著,再也動彈不得。
「別動。」格齊說話的熱氣都呼到紅鴉的臉上,她清楚聞到羊奶酒的味道,被格齊緊緊的抱著,紅鴉體內的溫度火速提升。
「阿干洛…我…我很熱,可以不要抱那麼緊嗎?」紅鴉扭動著身體,想要和格齊之間擠出一點空間。
「嗯…」格齊沒有答話,反而一口含著紅鴉的唇瓣,時而吸吮,時而伸出舌頭搗弄她的香舌。「嗯…嗯…」紅鴉被吻得有點迷惑了,她好像也喝醉了一樣,感到身體灼熱難耐,開始學著格齊一樣回應著他的吻。
「吼…」低吼一聲,格齊翻過身把紅鴉壓在身下。「今天,我很開心,是我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個晚上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紅鴉都聽到了,知道他為了舜國的賞賜開心了一夜,也聽到了大家的盛宴、音樂、舞蹈……只有她被遺留在冷清的營帳內,暖著床舖。
「你知道?」格齊有點不信任的看著紅鴉,彷彿在說,你都沒參與,怎麼會知道?
「我知道。」紅鴉有些受傷,昨天晚上她才知道自己一直被父母藏起來的原因,她是怪胎、她很醜、她沒有被誰期待過、她被所有人嫌棄著……
格齊沒有看到她眼中的憂傷,聽到她的話,他卻異常地興奮,他一手握著她左邊的豐盈,另一手則掀起她的黑羊皮裙在她的身上亂摸。紅鴉很快被摸得意亂情迷,嬌喘連連。「阿干洛…嗯…阿干洛…你在幹什麼?你在我身上放了什麼?我好熱好癢…」紅鴉的小手無助的也在格齊的身上亂摸,彷彿想要找出解藥一樣。
「我可以幫你止癢,要我幫你嗎?」格齊邪邪的笑著,單純的紅鴉沒察覺,只覺得全身痕癢難當,連連點頭。
「那你得先幫我的忙。」格齊引領著紅鴉在他身上亂竄的手來到他的根上,「來,像這樣,搓揉一下…嗯…對﹗就是這樣…嗯」
他的肉棒迅速擴大,他開始懷念起肉棒在她小嘴裡的感覺。可是,在此時此刻他不敢脫下衣物,他怕在漫漫長夜裡,他會忍不住,把她吃乾沒淨。他一手勾著紅鴉的頸來到自己臉前,然後覆上她的唇,舌頭伸進她的口腔內肆無忌憚的侵略,另一隻魔掌也沒閒著,開始在她的身上探路,找尋她身上的密林。
「嗯…啊…」紅鴉不能自己的呻吟著,她一手搓揉著格齊的火鐵,另一手開始捧著自己的雪乳,搓揉起來,「阿干洛…我身體好奇怪啊……啊…癢癢的……可是……啊…我好喜歡啊……啊…」
這麼挑逗性的話語,簡直要把格齊迫往瘋癲。他一手抽點自己的肉棒,然後退到紅鴉的腳邊,打開她的雙腳,抬起她的臀部,開始由她的大腿內側親吻來到她的花叢。
紅鴉受不住這樣的引誘,她用力扭動自己半空懸著的腰枝,大聲浪叫:「救我…啊…阿干洛…啊…幫我解脫啊…」
倏地,紅鴉被放下了,她感到一襲涼意,她瞟到格齊掀起營帳的門布匆忙走了。她有點茫然,她用被子覆蓋自己的身體,心裡猶豫著是否應該穿回衣服。她心裡有點難受,她感到格齊的離去,是因為他在嫌棄她。她努力抑壓著自己這樣的想法,可是,格齊的遲遲未回,讓她的淚水一直失控的滾落臉頰。
「紅鴉姑娘、紅鴉姑娘﹗」有人輕拍紅鴉的膀臂。
「噢﹗我又睡著了。」紅鴉惺忪著眼,坐了起來。她一坐起來,被子就滑下至她的胸脯上,感到涼意的她才清醒過來,想起昨天她都沒穿回衣服的等格齊回來。她紅著臉拉著被子,遮蔽身體。
「傻丫頭,昨天成人禮完成了吧﹗」布伊眉開眼笑的說,「來﹗讓布伊嬤嬤幫你清理梳洗一下。」
紅鴉這才離開了床舖,乖乖的讓布伊嬤嬤幫她拭擦身體。腦裡卻一直在思索昨天晚上,格齊有沒有用什麼棒子刺她的身體,可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。
「金嬰姑娘在找什麼?」紅鴉看見自她一離開床舖,金嬰姑娘就一直在床舖裡不知在翻找什麼,於是有點好奇。
「在找姑娘的落紅啊﹗」布伊嬤嬤今天的笑容好像特別燦爛。
「落紅?」紅鴉怎麼都不知道自己有『落紅』?慢著,什麼是落紅?
「就是處子之血啊﹗」布伊嬤嬤今天異常和藹可親,臉上一直是親切的笑容。
「沒有,真的都找了,可都找不著。」金嬰終於放棄了,把被子放回原位。
布伊嬤嬤的臉馬上拉了下來,「什麼?」她把看向金嬰的頭回轉過來看著紅鴉,「到底你們昨天做過什麼?」
紅鴉被她的急轉的情緒嚇到了,「沒…沒什麼。」淚水又開始在眼眶裡打轉。
布伊嬤嬤聽到,肩膀馬上挎了下來,臉上盡是失望地道:「也難怪,可能太勉強阿干洛。」
「姑娘,辛苦你了,你就再待著吧,終有一天能成功的。」布伊嬤嬤說罷就帶著金嬰離開了。

 


Category
Keywords